顾久洛洛萩❀

【信白】今天看你

老白干:

全国卷一,什么给2035写封信的。
开头是胡诌的。








2015年底,王者荣耀首次公测。




2016年,王者荣耀打败老牌手游女娲创世、三国消消乐,日活跃用户达一千万。第一届kpl职业联赛顺利举办。




2017年,王者荣耀日活跃用户超过九千万,成为当下最火手游。




2017年底,绝地求生横空出世,进军手游市场,抢走大量市场份额。




2018年,王者荣耀早有的挂机、演员、bug隐患全面爆发,游戏体验十分糟糕,玩家大量流失。




2019年3月23日,在极力挽救之后,王者荣耀入不敷出,宣布正式关服。






“关服了?那我们去哪?”




系统语音冷冰冰的说:“去回收站吧。”






当年一砖一瓦建起来的王者大陆开始山崩地裂,像地震一样,从西边开始一路下陷,化成闪烁的数据点。峡谷里的水晶和防御塔不再需要费力的攻击就自己成渣了,碎片压的满地小兵乱窜。




他们的家也摇摇欲坠,东西不可能全带走了,幸好还能带走人。诸葛亮说找到了程序最外的缝隙,能从那逃走。




韩信三段位移在房里乱窜,只救回来李白的青莲剑,他亲眼看着他的枪碎成碎片飘走了。




他咬了咬牙,闪出门。说好在这汇合的人却没有出现,他急得大喊:“李白!走了!”




李白声音从二楼传来,还在房间里找东西:“马上马上!”




他在的房间马上要倒了,韩信一皱眉,又冲上楼。轰隆隆的响声充斥耳膜,急的他直接抗起李白就往门外跑,堪堪冲出去,身后的房子就全坍塌了。




无家可归。




一群人躲在回收站边上的角落里,蓬头垢面的。为了战斗而生的英雄们忽然没了使命,连家都没了,下一步要去哪里,还有哪里可以去。




不知道。




没过多久,面前通往回收站的数据流停止了。他们知道,整个王者大陆的回收工作已经结束了。他们作为仅有的幸存者目睹并亲身经历了一个帝国的诞生和毁灭,从初建到现在,优化了整整三年,连带着他们的回忆一起,销毁也就几小时的事。




“怎么就关服了,不是有很多氪金大佬吗?”




“哪有小学生多,坑的都没人玩了。”




长城小分队立在最外面窃窃私语,长城没了,就守卫战友吧。那边的大乔还在对着法阵念咒语,怎么试都回不去,急得哭了。




李白无言的瞧着他们,习惯性的往腰间一拿,空空如也,才想起来酒葫芦也被扔进回收站了,又蓦地想起家里没舍得喝的酒。




“唉,真是可惜。”




他坐了一会,溜到清点人数的李元芳那说了些什么,回来手里多了纸和笔。


韩信偏过头去看,看到李白正在写信,一边写还一边笑。






未来的李白:




马上要断电了,不知道要过多久,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




我是2019年3月24日的李白,昨天我们家没了,系统说关服了要把我们都回收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的,现在躲着,希望不被发现。




还是挺感慨的,手游的生命真短,才三年就没人玩了,我还记得当年我们最火的时候,我一人一天就要出场两千万次。




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朝代更替,日升月落,想来也是如此。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常说那些身外之物不值一提,只求自在逍遥随心而行,现在真的孑然一身了,还是有点不舍得。




一无所有,除了这个手搭在我肩膀上的人。还好,这人还在我身边。




这个人叫韩信,要是你醒过来身边没有一头红发的人,就去找,他对你很重要。




初见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刚来峡谷,正值这游戏红透大江南北,我也可火,最帅刺客峡谷男神,出场率贼高,时任打野一哥的韩信虽然有点不服还不至于要来暴揍我,就是私底下找我切磋。




那天明月当头,月下竹林摇曳,风声响动,酣畅淋漓地打了三百回合,我俩都意犹未尽,生出点惺惺相惜之意。




“爽快!”




“可惜缺一壶好酒!”




“下周再约!我去问军师要一坛来!”




他就用这酒吊着我,每次就带一小坛来,喝不够就说下次再带来,我问军师是谁我自己去要,他还偏不说。谁知道第九次约架,这人打着打着把枪丢了,两个响指从树后召唤出一帮超级兵,推着斜板车,车上全是酒。




我前一阵子才发现韩信是用张良的酒收买了我,年轻不懂事,上贼车了。




后来版本变了,我们双双弱势不复昔日辉煌,游戏从战士的天下又变到法师的天下。刺客上场率低了,不太受重视的感觉不好。




但是为了未来还是要努力工作,用每一把精彩的胜利来证明自己不弱势。每场比赛的酬劳韩信都收在金袋子里,存在太乙真人那,存了两年加上利息,终于从集体宿舍里搬出来换了套大房子。




生活其实还挺平淡,除了上场打架,就是跟他在院子里打架,要么就在床上打架。




那个时候去拍时尚八杀的封面,他倒是挺紧张的,摆个pose无比僵硬。我嘲笑了他一两句,就被亲的晕头转向。最后他倒是神清气爽的拍照片去了,晾我一个在更衣室里。




每年闲下来去旅游,踏足四方,闻过极北之地的寒梅,横越西域古老的戈壁,到最繁华的长安去放孔明灯,躲在峡谷的草丛看月亮,喝着酒聆听美妙的胡笳乐。




现在这些都没了,还好记忆向来顽固,好好想想还能回忆起个大概来。我没想到过这一天,也从不知珍惜二字何写,还以为会永远生活在这片大陆上。




其实也不要紧,没了就没了,重要的是爱的人还活着,那份对未来的热情还未死去,就足够了。




不知道这些你还记得吗?你现在还活着吗?我们还有容身之所吗?你爱的人还在吗?




希望有重见光明的一天。






“写这些干嘛?”




“闲着也闲着,万一断电以后失忆了怎么办。”




韩信没说话,就把那个很重要涂掉了,改成了最爱的人。




李白也不说话,把信给了孙膑,请他存在自己的时空弹里。孙膑答应了,其他英雄看了也纷纷效仿,一时之间只剩下纸笔的沙沙声。




“给你。”




李白伸出手,掌心里是那年他们得最受欢迎cp奖的时候官方送的龙狐挂件。




“你一个我一个。”






不知过了几天,突然周围开始一块一块的暗下去,他们知道是电源被切断了。躁动的数据回归最初的平静,黑暗逼迫他们和最爱的人告别。




韩信搂着他,深情得抚摸上他的脸,声音难得有一丝颤抖:“你说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李白闭着眼,握住他的手笑起来,最后的光在他说完的一霎那熄灭。






“放心,就在下一秒。”






好多年以后的某天,住在垃圾场的穷孩子在垃圾堆底下找到了这台二手电脑。他开机一看,发现了在角落里的那些十几年前的旧人设。




他买不起最新的透明触屏机,就找了以前的书重新创造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单机游戏,做自己的新年礼物。




2035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那封信终于跨过数据与时间的洪流轻轻落到李白的掌心。




那些我都记得,我还活着,我们有了新的家。束缚于冰冷的二进制也要去亲吻去爱的那个人,在雨落荷塘打湿的眉眼里,在脚尖轻点泛起的涟漪里翻山越岭,是那种想永恒不变的心情。




都还在。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遇与机缘,使命与挑战,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你我本就无法改变,只希望每一个时代的我都有你并肩,如此走向虚无缥缈的未来时才会有了根基。




“走吧。”






End.









高考加油(•̀ω•́)✧

最后一盒木瓜奶:

社园集中发一下 我其实很喜欢这对😭

如果有人能夸夸艾玛小哥很帅我会很开心d

大大大大概:

克利切和叔组的大家解电机!

p1是克利切和库特。我是一个玩冒险家从不炸鸡的机皇!

p2是克利切和克利切。克利切的动作太魔性了,和另一个克利切相遇时总是喜欢先猴子叫确认下是友军。

p3,4是克利切和瑟维。我也被魔术师的幻象骗过,还以为他挂机了...

爆炸跳跳糖:

裘克:????你不想拽兔子尾巴吗?!

杰克:兔子被拽尾巴也是会疼的啊!!

9页,漫

板蓝根:

嗝,仔仔的梗| @仔不是崽
有没有。。就是内个。。。一起打王者的人啊| ू•ૅω•́)ᵎᵎ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