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白瓷以为约

【信白】今天看你

老白干:

全国卷一,什么给2035写封信的。
开头是胡诌的。








2015年底,王者荣耀首次公测。




2016年,王者荣耀打败老牌手游女娲创世、三国消消乐,日活跃用户达一千万。第一届kpl职业联赛顺利举办。




2017年,王者荣耀日活跃用户超过九千万,成为当下最火手游。




2017年底,绝地求生横空出世,进军手游市场,抢走大量市场份额。




2018年,王者荣耀早有的挂机、演员、bug隐患全面爆发,游戏体验十分糟糕,玩家大量流失。




2019年3月23日,在极力挽救之后,王者荣耀入不敷出,宣布正式关服。






“关服了?那我们去哪?”




系统语音冷冰冰的说:“去回收站吧。”






当年一砖一瓦建起来的王者大陆开始山崩地裂,像地震一样,从西边开始一路下陷,化成闪烁的数据点。峡谷里的水晶和防御塔不再需要费力的攻击就自己成渣了,碎片压的满地小兵乱窜。




他们的家也摇摇欲坠,东西不可能全带走了,幸好还能带走人。诸葛亮说找到了程序最外的缝隙,能从那逃走。




韩信三段位移在房里乱窜,只救回来李白的青莲剑,他亲眼看着他的枪碎成碎片飘走了。




他咬了咬牙,闪出门。说好在这汇合的人却没有出现,他急得大喊:“李白!走了!”




李白声音从二楼传来,还在房间里找东西:“马上马上!”




他在的房间马上要倒了,韩信一皱眉,又冲上楼。轰隆隆的响声充斥耳膜,急的他直接抗起李白就往门外跑,堪堪冲出去,身后的房子就全坍塌了。




无家可归。




一群人躲在回收站边上的角落里,蓬头垢面的。为了战斗而生的英雄们忽然没了使命,连家都没了,下一步要去哪里,还有哪里可以去。




不知道。




没过多久,面前通往回收站的数据流停止了。他们知道,整个王者大陆的回收工作已经结束了。他们作为仅有的幸存者目睹并亲身经历了一个帝国的诞生和毁灭,从初建到现在,优化了整整三年,连带着他们的回忆一起,销毁也就几小时的事。




“怎么就关服了,不是有很多氪金大佬吗?”




“哪有小学生多,坑的都没人玩了。”




长城小分队立在最外面窃窃私语,长城没了,就守卫战友吧。那边的大乔还在对着法阵念咒语,怎么试都回不去,急得哭了。




李白无言的瞧着他们,习惯性的往腰间一拿,空空如也,才想起来酒葫芦也被扔进回收站了,又蓦地想起家里没舍得喝的酒。




“唉,真是可惜。”




他坐了一会,溜到清点人数的李元芳那说了些什么,回来手里多了纸和笔。


韩信偏过头去看,看到李白正在写信,一边写还一边笑。






未来的李白:




马上要断电了,不知道要过多久,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




我是2019年3月24日的李白,昨天我们家没了,系统说关服了要把我们都回收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的,现在躲着,希望不被发现。




还是挺感慨的,手游的生命真短,才三年就没人玩了,我还记得当年我们最火的时候,我一人一天就要出场两千万次。




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朝代更替,日升月落,想来也是如此。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常说那些身外之物不值一提,只求自在逍遥随心而行,现在真的孑然一身了,还是有点不舍得。




一无所有,除了这个手搭在我肩膀上的人。还好,这人还在我身边。




这个人叫韩信,要是你醒过来身边没有一头红发的人,就去找,他对你很重要。




初见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我刚来峡谷,正值这游戏红透大江南北,我也可火,最帅刺客峡谷男神,出场率贼高,时任打野一哥的韩信虽然有点不服还不至于要来暴揍我,就是私底下找我切磋。




那天明月当头,月下竹林摇曳,风声响动,酣畅淋漓地打了三百回合,我俩都意犹未尽,生出点惺惺相惜之意。




“爽快!”




“可惜缺一壶好酒!”




“下周再约!我去问军师要一坛来!”




他就用这酒吊着我,每次就带一小坛来,喝不够就说下次再带来,我问军师是谁我自己去要,他还偏不说。谁知道第九次约架,这人打着打着把枪丢了,两个响指从树后召唤出一帮超级兵,推着斜板车,车上全是酒。




我前一阵子才发现韩信是用张良的酒收买了我,年轻不懂事,上贼车了。




后来版本变了,我们双双弱势不复昔日辉煌,游戏从战士的天下又变到法师的天下。刺客上场率低了,不太受重视的感觉不好。




但是为了未来还是要努力工作,用每一把精彩的胜利来证明自己不弱势。每场比赛的酬劳韩信都收在金袋子里,存在太乙真人那,存了两年加上利息,终于从集体宿舍里搬出来换了套大房子。




生活其实还挺平淡,除了上场打架,就是跟他在院子里打架,要么就在床上打架。




那个时候去拍时尚八杀的封面,他倒是挺紧张的,摆个pose无比僵硬。我嘲笑了他一两句,就被亲的晕头转向。最后他倒是神清气爽的拍照片去了,晾我一个在更衣室里。




每年闲下来去旅游,踏足四方,闻过极北之地的寒梅,横越西域古老的戈壁,到最繁华的长安去放孔明灯,躲在峡谷的草丛看月亮,喝着酒聆听美妙的胡笳乐。




现在这些都没了,还好记忆向来顽固,好好想想还能回忆起个大概来。我没想到过这一天,也从不知珍惜二字何写,还以为会永远生活在这片大陆上。




其实也不要紧,没了就没了,重要的是爱的人还活着,那份对未来的热情还未死去,就足够了。




不知道这些你还记得吗?你现在还活着吗?我们还有容身之所吗?你爱的人还在吗?




希望有重见光明的一天。






“写这些干嘛?”




“闲着也闲着,万一断电以后失忆了怎么办。”




韩信没说话,就把那个很重要涂掉了,改成了最爱的人。




李白也不说话,把信给了孙膑,请他存在自己的时空弹里。孙膑答应了,其他英雄看了也纷纷效仿,一时之间只剩下纸笔的沙沙声。




“给你。”




李白伸出手,掌心里是那年他们得最受欢迎cp奖的时候官方送的龙狐挂件。




“你一个我一个。”






不知过了几天,突然周围开始一块一块的暗下去,他们知道是电源被切断了。躁动的数据回归最初的平静,黑暗逼迫他们和最爱的人告别。




韩信搂着他,深情得抚摸上他的脸,声音难得有一丝颤抖:“你说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李白闭着眼,握住他的手笑起来,最后的光在他说完的一霎那熄灭。






“放心,就在下一秒。”






好多年以后的某天,住在垃圾场的穷孩子在垃圾堆底下找到了这台二手电脑。他开机一看,发现了在角落里的那些十几年前的旧人设。




他买不起最新的透明触屏机,就找了以前的书重新创造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单机游戏,做自己的新年礼物。




2035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那封信终于跨过数据与时间的洪流轻轻落到李白的掌心。




那些我都记得,我还活着,我们有了新的家。束缚于冰冷的二进制也要去亲吻去爱的那个人,在雨落荷塘打湿的眉眼里,在脚尖轻点泛起的涟漪里翻山越岭,是那种想永恒不变的心情。




都还在。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遇与机缘,使命与挑战,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你我本就无法改变,只希望每一个时代的我都有你并肩,如此走向虚无缥缈的未来时才会有了根基。




“走吧。”






End.









高考加油(•̀ω•́)✧

最后一盒木瓜奶:

社园集中发一下 我其实很喜欢这对😭

如果有人能夸夸艾玛小哥很帅我会很开心d

大大大大概:

克利切和叔组的大家解电机!

p1是克利切和库特。我是一个玩冒险家从不炸鸡的机皇!

p2是克利切和克利切。克利切的动作太魔性了,和另一个克利切相遇时总是喜欢先猴子叫确认下是友军。

p3,4是克利切和瑟维。我也被魔术师的幻象骗过,还以为他挂机了...

爆炸跳跳糖:

裘克:????你不想拽兔子尾巴吗?!

杰克:兔子被拽尾巴也是会疼的啊!!

9页,漫

板蓝根:

嗝,仔仔的梗| @仔不是崽
有没有。。就是内个。。。一起打王者的人啊| ू•ૅω•́)ᵎᵎᵎ

百里守约了解一下

可以变形(つд⊂)

秋秋三岁了@求你们看简介:

一枪一个ooc约


河泽灯塔:



土味乡村相声演员带你解读百里守约




首先咱们先看海报,如你所见,185cm的百里守约是个硬汉,看他露出来的强壮的肱二头肌和衣服包裹着也难以遮盖的厚实的身体,强壮的大腿,单手举起长度一米多的狙击枪还毫不费力的样子真的不觉得他力气挺大吗,我们可以判断他不是个文文弱弱的小哥哥,而是个铁汉子。
先排除对他的第一层误解:柔软好推倒的小哥哥。这个是从何而来的我不知道,至少我觉得吧,一个185一身肌肉的猛男穿女装怪怪的,就算他长得帅,肯定也像个金刚芭比 🤔,而不是漂亮姐姐。而且看那肱二头肌,不觉得他是好推倒的角色,能丢了枪肉搏,能一肘子怼人啥的完全合理,可不是乱说的。
一枪一个娘炮约。




再看背景故事:
百里守约幼丧双亲,做为长兄需要照顾弟弟,为此学会了很多东西。懂事懂礼貌,做饭洗衣服缝纫这些家务,守护、狩猎需要的狙击技术,甚至可以逗弟弟开心的雕刻技术。
排除误解第二层误解:百里守约做饭洗衣=人妻
一直搞不懂这个逻辑。
【人妻的释义】
一般兼具大和抚子属性。由于已婚女性在婚后,多半在异性相处上没有婚前的娇羞,或一定的矜持(特别是同是萌属性之一的扭扭捏捏),因此在社交活动圈中拥有一种特殊的成熟感;这种成熟感往往是吸引一些特定未婚异性的关键。




这个词用在百里守约身上,不觉得很恶心吗?




为什么?我爸爸也会,相信住宿的男生大多也会,至于缝纫,学服设的男生做起衣服厉害起来你是女生又算什么,人家照样也是铁汉子,只是细心了点你就说他人妻是不是过分了。要不你去跟爸说是你是大和抚子转世,看他会不会捶你?
一枪一个人妻约。




第三层误解:
百里守约重礼节,懂礼貌=包容没下限,圣母光芒普照大地,什么都能迁就。
这是很大的误解,我觉得布星,问题很大。
百里守约的礼貌,有教养的人都有,他显然是个有教养的普通人,理所当然普通人不能升天成为圣母玛利亚。是个普通人都会有脾气,你觉得一个普普通通的猛男能无限度包容吗,在涉及到重大自身利益和身体层面心理层面上的威胁的时候,他也是个人有脑子,能用脑子思考问题,他有胳膊有腿,能支配自己的四肢行动。即使他爱弟弟,对自己的失约会感到抱歉,但是"只要是弟弟怎么样都可以"毫无反抗能力、半推半就地接纳一切、无论什么都可以原谅,这种都是非人类的垃圾思维,望周知。
正解:百里守约的礼貌,忍耐,都出于他的教养。
一枪一个圣母约。




在这就不得不提到经典误解四
误解四:百里守约儿时失约=百里守约感到后悔莫及,通过做一切事情来弥补,百里玄策抓住这个理由来蹭一切好处。
这俩人怕不是幼稚得要死噢www还死磕纠结这个事情真的没必要,在重逢初期两个人都确实可能会难以释怀,但毕竟是俩男人还是亲兄弟,有啥嘛摊不开的!看看我们玄策,"即使哥哥失约我也选择原谅他!"这句话虽然有点委屈巴巴的小可爱,但他那么直球的崽,这句话肯定不是骗人的,哥哥也回来了,就在身边了也不会跑了,干嘛娘们儿兮兮的一个天天自责到天明,一个可以记仇一辈子。我黑人问号?
玄策次次都可以说着哥哥失约了然后无限度索要补偿是什么骚操作,推荐这样干脆把哥哥当成ATM,反正是万能密码这要这要那都行,不要白不要。
一枪一个ATM约。




经典误解本文盲突然举不出来了。下面是一些杂谈。
1.百里守约是个年轻阳光,自信略带一丝丝傲气的小伙子,谦逊但不自卑,骄傲但不自负。什么妄自菲薄都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2.百里守约是个外冷内热的人。百里守约≠暖男,百里守约说白了就是个很商业的人(ntm),和队友礼貌性商业互吹,和陌生人商业微笑啥的他肯定一套一套的,社交上的处理对他来说完全ojbk,可能也会帮弟弟收拾烂摊子。他又不是那种爱玩的轻浮男,对当什么妇女之友搞什么做饭闺蜜情没啥兴趣,他很懂做啥事恰到好处见好就收。弟弟归队后会变得开朗一点,跟队友谈得开一些,对敌人没啥废话好说的爆了脑门就好。甚至可能是这样的,百里守约跟没必要交流的人能用这个表情(😅)解决就不说废话(这句话是乱猜的hhhh)
3.单独拎出来说这个,百里守约作为一个成年男性,主动去跟女性贴在一起的几率不大,做饭对他来说更像是生活技能而不是聊天话题,反正我无法想象他跟大妈一样倚靠在墙上跟一群女人交流厨艺的样子(...)这也是我实名拒绝妇女之友人设的原因。那为啥觉得他和木兰可能是闺蜜呢?木兰是个坚毅的女人,而且年龄上应该大于百里守约,玄策来之前他是队里最小的 ,对木兰来说是他是个懂事、靠得住的后辈,木兰对他很欣赏,百里守约对木兰也很敬仰。木兰骨子里的刚毅之气也让她和男性有一些相同之处,年龄差也不大,综上所述这两人应该完全能谈得到一起去。毕竟木兰算得上比较特殊,百里守约肯定不是跟哪个女人都这样的。
4.百里守约很坚强,有一个男人该有的骨气,动不动挂着眼泪、千娇百媚啥的不行,别动不动一脸无助娇羞小鸟依人的表情,脸红笑得跟个少妇似的,简直让人头皮发麻,可能脑子出了点问题,建议去医院挂号,男人了解一下。
5.百里守约≠腹黑。这样说吧,腹黑、切黑的程度有点重了,说实话每个人都挑衅语音都很黑啊,怎么到了百里守约就变成他腹黑了,只能说他有二十出头的青年该有的没褪完的孩子气,说白了就是有点皮,咱们大学生差不多也是二十左右,我们都很皮,他也皮一下,完全没毛病,皮这一下很开心,不代表皮一下就是腹黑人设,请不要给他贴个腹黑标签_(:з)∠)_




一些可能算是冷知识的小tip
全部来自官方,问出处不回答,自己去找
1.百里守约不会做鱼(因为他们那边的地理环境原因,这个很正常)
2.百里守约被摸尾巴会拿枪对着你
3.百里守约与弟弟分别不久就报名守卫家园了
4.百里守约的子弹是能量凝聚而成,不用上弹夹
5.百里守约的枪可以变形